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六十章 首显异能(求推荐!)
    <h3>第六十章 首显异能(求推荐!)</h3>

    ps:求推荐票,求打赏!

    快如闪电的攻击,难以测度的攻击轨迹,这几只钦原虽然只是普通级的异兽,可是配上尾刺的剧毒,那就是自然界最为可怕的杀手。

    寻常卓越级别的异兽也难以直面锋芒,尤其是钦原的移动不同于其余的飞禽,以扬起气流滑翔为主,而是不断的振翅来带起动力,也让它们的行动轨迹尤其难以预测,属于极快和极慢在瞬间可以产生的异兽。

    也因为这个特性,在极速状态下的钦原反而是极为可怕的,因为你完全无法知道它会在瞬间攻击到你的哪个方位去。

    至少以李竹和小寒的能力,他们能够做到的应对便是躲入水中,让钦原的攻击方向被限制,除此之外再无他法了。

    可是这一群钦原现在的目标是以操控目标体内水分著称的洪荒异兽颙(yong)!

    见之则天下大旱!

    这一句在古书上的记载绝对不是寻常的箴言,而是实打实的不可测异力在山海世界留下的赫赫威名。

    作为疑似一个优秀级异兽群体的首领,这只黑色的颙哪怕没有达到卓越级别,也必然接近了那个领域,只看外界的空气变化就明白,它对于控制水分的异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

    智慧只会比寻常人类都丝毫不差的它怎么会不知遮掩自己的弱点?

    只见它耸拉在地上的左翅猛然一抖,黑色的翎羽好似一根根匕首一般展开,面对着袭来的钦原就迎了上去,好似划破了空气的一把斧刃一般,双爪立于大地之上的洪荒异兽颙(yong),依然展露了非同一般的实力。

    不退反进,强势的左翅斧劈,在钦原这等可以自由控制速度的异兽都来不及反应的刹那直接斩了过去!

    尾刺第一次没有带给钦原什么保护的力度,在颙(yong)以翎羽迎敌,又有意的控制了左翅的羽毛水分,让它们越发锋锐之后,就连李竹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当头的几个黄黑的影子,几乎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直接被斜切开,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染红了溶洞的地面,随后被颙的异力控制开始汇聚,落入了它的利嘴之中,就好似一个邪恶无比的妖魔在吞噬血液一般,诡异无比。

    “这是....?”李竹眼睛瞪得仿佛再也无法更大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颙可以对付这几只钦原,没有让他太过奇异,可是这只颙对于对手的处理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从来没有听说过颙会有这种行为。

    几只钦原的尸体就这样掉落在地上,血液渐渐被黑颙控制着吸食完毕,而那一团再次抱团的钦原群似乎感觉到了恐惧,开始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就连振翅的声音都变得低不可闻,就明白刚刚黑颙那一下带给了它们多大的震慑。

    李竹惊惧的看着黑颙迈着步子缓缓走向死去的钦原身边,左翅确实依旧耸拉着,可是就连李竹也不能完全确定这究竟是黑颙有意留下的破绽,还是它真的旧伤未愈了。

    身边再次响起如同小猪一般的鸣叫,那条鱄(tuan)鱼竟然将目光对向了李竹,此时黑颙的利嘴正在从血液全无的钦原血肉上撕拉下一块惨白的血肉,仰着脑袋吞下,口中不时的发出:‘yu~yu~’的声响,环顾着周围的异兽和人类,有一种生死被其掌控的错觉。

    不知为何李竹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只黑颙盯着他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渴望,有一种看到了美餐的感觉。

    李竹自己就十分熟悉那种眼神,因为他每次见到了上好的美味眼神之中就会流露出那种味道。

    空气之中的湿度越发的低了,似乎黑颙还在控制着水分,哪怕李竹一直泡在水中,也感觉自己裸露在水面的部分,有一些难受了。

    暴露在外界的钦原则是更加不堪,黄黑的云团从黑暗之中飞出,无奈的徘徊起来,又不是很敢去招惹明显怪异的黑颙,可是上方的空隙,显然也无法让它们通过,身上的黄黑色的羽毛又因为外界的水分失去开始了脱落。

    没有多久地面上就已经铺上了一层羽毛,外界的钦原似乎也感觉到了洞**伙伴的焦急,不断的冲击着拦阻在洞穴上方的树木,只是哪怕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水分枯朽,巨大的树木也没有那么好突破的,至少短时间内是难以冲击下来了。

    “yu~yu~”的声响依然在回荡,黑颙一个身影在孤单的吞噬着血肉,李竹,钦原,还有不明目地的鱄鱼尽皆在它的掌握之下,泡在水里的李竹已经发现了自己体力和身体状态的不对了。

    极速的奔逃还没有得到休息就泡到了冰冷的暗河之中,哪怕有吃一些代替品恢复体力,此时也出现了不支的情况。

    就在此时不断的冲击似乎打开了一点缝隙,让一些光芒洒落了下来,李竹的眼角在一侧似乎看到了什么,只见他让小寒把自己驮到了鱄(tuan)鱼的面前,一人一鱼互视了良久,最后李竹让小寒将他送到了岸上。

    一直在吞噬钦原残骸的黑颙转过了带着愤恨神色的人面,死死的盯着衣物以肉眼可见速度干燥起来的李竹,露出了晃晃的杀意和最为原始的食欲!

    沉重的呼吸声传出,李竹在上岸的不久就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的味道,空气之中的水分消失,也是代表着合成氧气的成分变少了,这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黑颙显然对于李竹的上岸十分谨慎,到了它这个地步,除了还不会人语,一般智慧和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加的野性也更加的危险。

    不过这只黑颙似乎有着然李竹也没有预料到的变化,寻常的异兽定理在它的身上无法完全的通用,没有僵持很久,这只黑颙就扑腾起翅膀,向着李竹极速扑杀而来,利爪带着腥气直接撕开了空气的屏障。

    恐怖的劲风扬起了洞**的一切杂物,就连封锁在上方洞口的巨树残躯似乎也摇摇欲坠了,强大的力量带来的也是凶猛得难以反应的速度。

    李竹强忍着胸闷,一个驴打滚,勉强的躲了过去。

    可是黑颙强力的一扑还是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坑洞,碎石飞起,黑颙扑腾着翅膀将烟尘散尽,恐怖的威势展露无疑。

    李竹剧烈的喘息着,狼狈的趴在地上,似乎已经没有了下一个躲闪的余力,而就在此时黑颙的背后巨浪猛然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