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六十二章 终得天日(求推荐!)
    <h3>第六十二章 终得天日(求推荐!)</h3>

    恐怖的压力迫得李竹的呼吸都停滞了,思维转动都开始缓慢,这等赤裸裸的强大杀气是李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浑身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黑颙两对眼睛中的血杀之意死死盯着李竹,张开的羽毛下血红的光泽不断的闪烁,带给黑颙嗜杀的狂意。

    只见黑颙双腿微微一弯,猛然发力,将地面都压出了一个小小的坑洞,就可知使力之剧烈。

    哪怕左翅有创伤,两翅的扑腾也带给了它更加难以抵抗的极速,锋利的双爪闪烁着寒芒,如同洞穿精铁的神兵向着李竹的脑袋抓去!

    劲风扑面,带起死在黑颙(yong)爪下无数生灵的血腥之气,让李竹窒息之余甚至开始有呕吐的欲望,锋利的双爪似乎空气都已经彻底的撕裂,就在离李竹脸颊毫厘差距,几乎都在他的脸上划出了血痕之际,突然李竹好似遭受了重击一般,向着后方倒退而去,避开了这必杀的一击。

    旧力已尽,新力未生,黑颙左翅的伤患未好,也不愿强制再出一击,只好向着地面直接落了下去,就在此时锋锐的利爪似乎抓碎了什么东西,一股淡淡的味道开始弥漫,紧接着黑颙(yong)的利爪就好似插豆腐一般的插到了地面之中。

    再次异变的它,双爪之尖利已经堪比神兵了,这等石壁已经无法阻拦它的刺入,正当它要抽出利爪再动杀机的时候,突然一阵低鸣猛然响起,震动整个溶洞!

    二十几只的钦原好似没有了理智,如同发狂的巨形黄蜂,挥舞着翅膀,向着黑颙极速杀来!

    闪烁着寒芒的利刺再一次出手,就不再是试探了,全部的高速运转,好似一团毁天灭地的黄黑云团,向着黑颙罩来。

    好似无数挥舞着暗刺的杀手刺客,从空中以所有的角度向着黑颙(yong)发动着袭击,不畏死,不惧威,和刚刚还狼狈的等待着可以离开溶洞的钦原群完全是两个模样。

    仿佛击杀了黑颙它们可以获得什么极大的好处一般。

    没有一只钦原是在害怕的,伴随着高速震动移行的翅膀,尾刺向着黑颙的全身杀去。

    见得如此情形,李竹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却也减轻了他体内脏器受伤的压力,使得呼吸通畅了起来,他仰着头思维开始不住的放飞,眼前是一片迷离的景象。

    ‘还好让小寒最后的时刻全力打了我一下,把我推离了那只颙的攻击范围。’

    李竹忍不住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要不是我最后时刻灵光一闪,想到了钦原追击我的缘由,恐怕我是真的没有活命的机会了吧?看那只颙的模样,简直就是必杀我,真是倒霉催的!’

    原来就在最后的关头,李竹终于灵光乍现,回忆起他身上唯一一个不寻常的事物,就是从丛林区采取到的薲(pin)草,也只有这种特别的东西,有可能是被钦原所追逐着。

    所以他搏命了一把,在鱄鱼生死不知,上方救援迟迟未到的情形下,只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争取时间,甚至绝杀颙了,毕竟钦原之毒可是普通王级都难以抵抗的东西。

    还好最后的时刻老天爷没有放弃他,被小寒全力推出之后,他从通讯器内在原地留下了放着薲(pin)草的真空包,果不其然黑颙在落下后直接踏破了薲草,不但爪子上面就连身体上面也溅满了薲草的汁液。

    李竹不过是用了几根薲(pin)草做菜,遗留的味道就足够钦原发狂般追逐了,更何况这么多新鲜的汁液?

    钦原群果然调转了回来,向着黑颙发动了拼死的攻击。

    念头转动越来越慢,李竹经历了几番搏斗,还被暗河浸泡了许久,又在生死间徘徊了几次,还承受了小寒全力的一击,没有当场昏死过去已经是意志经过磨砺后的效果了。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响,剧烈的破空声伴随着‘嗡嗡嗡’和凄厉的‘yu~yu~’越发的激烈了起来。

    只见一团黄黑的云朵不断的围绕着黑颙的周围,哪怕黑颙以右翅的翎羽护卫起了周身,却依旧不断的被冲击着,双腿欲要发力却很快又被不断的钦原冲击给打断,根本无法灵活的腾挪。

    刺入大地的锋利双爪,在这个时候成为了累赘,变得高大的身躯体现不出高度大力的优势之后,变得笨重。

    从没有用这么大的身躯战斗过几次的黑颙,一下就陷入了下风,反观钦原群虽然越发的狂暴,却也有序的进行着攻击试探,打断着黑颙一切的反击蓄力,竟然试图直接消耗死这只特别的颙。

    附着在黑羽上的控水异力对于充满了毒性的钦原尾刺没有半点的作用,似乎是明白其中的厉害,钦原一次也没有用爪子或是尖嘴去攻击,反而是尾刺上的毒液让黑颙不敢让其近身,只能以翅膀上的黑羽格挡。

    如同一个技艺高超功力深厚的高手,却被轻功极好手拿毒剑的人围攻一般,黑颙陷入了生死之间的窘境。

    溶洞外的培育基地等人,听得下面越发激烈的异兽打斗声音,还有再也没有回应的李竹显得越发的焦急,张队长甚至唤出了自己的契兽天狗也加入了破坏巨量朽木的行列之中,缝隙终于被艰难的开垦出来,而在他们捕捉器之中,那些钦原似乎也闻到了什么开始了躁动。

    溶洞之内,钦原群和黑颙的生死搏杀越发的激烈了,强大的不知堪至什么地步的黑颙,舞动着受伤的左翅,翎羽如刀不断的横扫,将袭来的钦原毒针击出,甚至还击伤了不少钦原,只是成群结队的钦原确实有着超乎寻常人想象的力量。

    上下翻飞的毒针如同无数的绣花之剑,轻巧毒辣,对着黑颙的要害之处猛攻。

    终于强如黑颙也支持不住了,没有了腾挪的空间,被黄黑色的钦原群云给彻底掩盖,哪怕是混合了控水异力的羽毛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无数刺击,尤其是在左翅伤口裂开之后终于开始露出了一丝缝隙。

    只见一只钦原完全无视向着自己劈来的翎羽趁着那一丝的空隙直接冲了进去,将尾刺插在了黑颙的身上,钦原的头颅应声而落,鲜血喷涌,可是翅膀犹自在震动,尾刺深深的插入成为了它生命的最后一击。

    没有对于同族死亡的任何悲伤,一击中接着便是舍命的下一击,两根三根,随后强如异变的黑颙也终于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毒素了,向后仰天倒下,流出的黑红血液彻底变为了带着墨绿的黑色。

    而李竹昏沉的眼睛前,也终于显出了外界的轰然烈日!

    阳光彻底照亮了这个昏暗阴森的溶洞,而那群钦原在击杀了异变的黑颙之后,前赴后继的在破损的薲草上插入了自己的尾刺,随后毫不留恋,纷纷的向着大开的溶洞上空飞去,不剩一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