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二章 开学之日(求推荐!)
    <h3>第二章 开学之日(求推荐!)</h3>

    从飞行器上面下来的李竹只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好似在梦中一般,无数的苦练让他身体长高,健硕,就连契兽小寒也强大了不少。

    可是一切都仿佛是一段不清晰的梦境一般,任由他如何回想,许多细节也难以再次记忆起来了,那些苦难似乎随着流淌的汗水一齐留在了那片培育基地之中。

    一身的轻装简行,临时的从家中被抓到了培育基地,又这样突然的从培育基地中回到了家里,李竹也说不出内心什么滋味。

    当时吴彤的话语虽然没有直接表露,却也代表着家里并不是对他毫无保护,让他更是极受震动。

    这些时间在培育基地的刻苦训练,未尝没有强大自己,让家里人不要再担心的意思。

    自家爷爷虽然只是一个学者,可是天地异兽白泽早就代表了他不寻常的实力,更不用说常年在外的父母了,外域开辟星辰,在以往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见识到了培育区内的异兽,他如何不知那是需要怎样的实力?

    第一次认识到实力的重要性,李竹这才彻底的开始准备改掉自己懒散的臭毛病,况且这个毛病也和当时签订了命契有关。

    如今命契的后遗症渐渐随着他和小寒的成长解除,他身体上没有了负担,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改正了。

    其实说是后遗症也不过是个因为太过年幼而造成的后果。

    命契说起来高大上,其实并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契师来说几乎成年之后都可以签订,只是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而已。

    在古代的时候命契的条约往往十分苛刻,契师和契兽甚至就连性命都勾连在一起,成为了彻底的命运共同体,这样一来许多契兽就失去了长久的性命,换来的却是极度的成长速度。

    要知道寻常的异兽王级就已经是一个极限了,几乎没有突破到圣级的可能,至于神兽,准神,那是最狂妄的异兽都不曾想的东西,毕竟是需要掌握真理才能达成的境界,而异兽自己独立掌握真理,在山海界被女娲真神改变之后再没有出现过一个例子了。

    签订了命契之后,异兽会一路极速突破,在山海界还是一个无垠大地的时候,人类依旧在披荆斩棘,自然是很多人眼中的神妙之力,可是越是到近代,契兽的权力越是重,人类和契兽的契约也越发的平等。

    就连命契也无可避免的改变了,那个时候人类依然要负担契兽突破的所需,却再不是两者寿元共享,极速进步了。

    这样一来命契却也成为了一种鸡肋之法。

    可是当时李竹年幼几乎欲死,李向老爷子不得已这才使用了命契之法,让小寒负担了一部分后遗症,这才使得李竹成长了起来,可是也让李竹的精神以及身体负担很重,常年嗜睡以及不分场合的会出现极饿的状态。

    只是随着李竹的成长,还有不断的汲取食物中的能量,这一后遗症也开始慢慢的改善,临到如今已经彻底完好了。

    命契带来的便是供应大量的能量以使得小寒突破,这方面作为不俗料理人的李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反而也许可以让小寒在突破的道路上,得到更多的助力。

    也算是一饮一啄前缘有定了。

    无论怎么说再次回到家门前的李竹眼神之中多了坚毅,身体素质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改变,终于抬起了脚步,准备享受久违的家庭。

    没有走多远,熟悉的池塘就进入了眼帘,带着笑意李竹将小寒放了进去,一段时间不见,小寒的身躯又大了几分,隐约间甚至可以与当时出现在溶洞之内的鱄鱼相比拟了。

    小小的池塘勉强容纳着它,却已经不够它嬉戏玩闹。

    不过是一个寒假的时间,忽然有了这么多的改变,李竹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向着屋内喊道:“爷爷!白爷爷!我回来了!”

    整个院落突然安静了一瞬间,紧接着就是一个低沉的喝声:“回来就回来了!还要叫什么?”

    这个时候屋子的房门被打开,一只熟悉的异兽从中走了出来,白如雪的毛发,似龙似狼的头颅正是白泽,只见它露出了好似见到后辈回来的神情,来到了李竹的身边:“回来了就好!”

    接着蹭了蹭李竹:“长高了呢!去,进去看看你爷爷吧!”

    抱了抱白泽,李竹点了点头,向着屋子里面走去,依然是自己熟悉的一桌一椅,却仿佛带有许久未见的感觉,来到二楼,李向老爷子依旧埋首案卷之上。

    李竹来到他的身边,静静的没有打扰,直到夜幕低沉,李向老爷子这才伸了个懒腰。

    “爷爷!”李竹轻轻的问着好。

    李向老爷子终于转过了头,仔细看了看李竹的变化,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欣慰:“回来了就好,这些天终于有了几分男子汉的模样了!”

    “嘿嘿!”李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傻笑起来。

    “笑什么笑?”李向老爷子给了李竹脑袋一巴掌:“去去去!都这么晚了,还不知道做饭给我吃?想饿死我么?”

    “是是是!马上!”李竹慌忙跑了出去,顿时就听到了一阵锅铲瓢盆的碰撞声音,沉寂许久的李家又开始有了生活的气息。

    回归了自己的温暖小家,李竹好好是享受了一把惬意的生活,不过在培育基地的生活依旧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每晚夜跑二十公里成为了必备的功课,他还找了一些工程设计人士,帮忙把池塘挖深扩大了许多,哪怕小寒再大几倍也不怕没有地方待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开学的那天,李竹带着需要上交的东西和自家的爷爷打了个招呼,就踏上了前往九高的路途,熟悉的悬浮通道上面此时还没有多少人潮,毕竟他家里九高颇近,哪怕是缓缓出门,也是早早踏入校门的那个。

    以往经常出入这条路线,心情有了改变的李竹,此时的精神面貌也变了很多,加上身体健硕长高了不少,许多人只看背面竟然一时间没有认出李竹来。

    这让他一路无风无波的来到了校门口处,就在要进入学院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了不确定的喊声:“李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