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十八章 真正的麻烦
    ,。

    除了开场的时候小小意外,可以说这一次的课程无风无浪,李竹也没有显示自己多么过人的刀工,只是正常的速度,正常的粗细不突出,也不显得很差。

    只是料理教师自然知晓李竹的本事,看了看他上交的成品,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后也没有说什么,到了李竹这样的厨艺地步,既算是他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教授的了。

    尤其他可是听到了不少暗中的风声,李竹似乎已经开始准备一举考核更加高层的级别了,自然更无法去直接点评他,所以料理教师除了给他一个巴掌以示不满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说法了。

    至于料理社团那三个助教倒是有心找茬,可是李竹滴水不漏,暗中还让三人不时出出丑,一来二去没捞到什么便宜的他们,自然也就老实了下来。

    不过那位苟抉择在下课之后眼中阴冷的痕迹,还是让李竹十分在意的,另一个怒火中烧的朱年反而不被他放在心上了。

    有些人成事未必拿,可是要坏事那可真是行家里了。

    李竹摸着下巴准备前往下一个课程,柳媛他们分别的参加了不同的实践课程,只有李竹选修了一个他人都没有料到的课程,那就是实战教学!

    其实这也是李竹在通讯器上面早早选好的,那个时候李竹还不知道学院内有人针对他,等到知道之后,课程安排已经下来了,为了学积分的圆满,他也只有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也是为何他一直颇为无奈的原因,毕竟实战课程之中不用想都会遇到实战派了,到时候学习对练起来,磕着碰着可就没处说理去了。

    也该是他倒了大霉,突然想起选了这么个课程,李竹唯一安慰的是在培育基地内张队长给他打下了不小的基础,要是真的是没有训练前的李竹进入其中,不死也要废掉半条命了。

    来到一片颇大的丛林前,草坪,沙地乃至于水池应有尽有,既然是实战课程自然不可能是室内了,这是在九高的一处综合室外场地,内中有着许多各种地形,外围乃是一片丛林包围,虽然没有什么动物生活,却也有着不少的昆虫飞禽。

    来到这片地方,李竹孤身一人倒是显得颇为扎眼,毕竟一般来报名通常都应该是几个人才是,没有料到他所在的那个班级恰好一个报名实战课程的都没有,反倒是让他只能独来独往。

    就连柳媛他们知晓了他的选择,对他报以的也只有同情和好自为之的眼神了,一想到这个李竹就感觉到了皮肤开始抽搐。

    还好有老师在,希望不会被虐得太惨吧!李竹暗中想到。

    就在此时几个明显身体比李竹还要强壮几分的人眼神扫了过来,带着恶意的目光打量,让李竹的精神敏锐的感觉到,回看了过去。

    带着明显经常锻炼的痕迹,浑身散发着一股野性的力量,臂各处绑着汗巾,壮硕的肌肉一块块鼓起,偶尔可见肌肉上面还未修复的伤势。

    对于实战派来说,以回复修复体内暗伤已经足够了,外伤很多时候都是靠着体质硬抗的,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训练可以增加肉体的恢复力,带给他们更加可怕的野外生存能力。

    如果不说的话,你很难想象这么几个接近两米高,比正常人两个加起来大小也毫不逊色的人物,会是临近毕业的九高学生。

    五官长相已经不重要到了,只看他们带起的彪悍气息就明白这几位绝对不好惹的,甚至有人相信他们赤空拳都可以对抗一只普通级异兽。

    而这在普通的契师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见到李竹回望过来,几个打量他的人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李竹对于恶意的敏感度会这么高,不过很快他们又都笑了出来,带着挑衅的神情,割喉礼送出,让李竹背后脊梁骨一颤。

    那种赤裸裸的杀气和他面对过的钦原以及颙(yong)几乎一致,让李竹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到底经历过生死磨砺,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垮。

    为首的那个大汉似乎没想到李竹可以抗住他们一齐发出的杀气,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异色,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后几人都没有再理会李竹了。

    这让一直颇为提心吊胆的李竹终于稍稍收回了都已经到喉头的心脏。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也都围了过来,要知道实战课程一直都是颇为受到欢迎的,却也是许多人望之生畏的,毕竟训练的可不止是契兽,就连契师也就是学生们也要经历很严酷的训练。

    不过这也是李竹当时会报名的原因之一,在缺少了张队长他们的训练之后,九高之中也只有实战课程可以教给他更多的东西了。

    就在此时他精神感觉到了一阵警兆,那种危感已经接近当时直面黑颙(yong)了,顾不上太多李竹直接就地一个驴打滚,随即一阵地面破碎的声音响起,烟尘弥漫开来,一只不小的异兽就落在了李竹刚刚站着的位置上面。

    来不及说话,又是一阵异响破空之声袭来,李竹只能再次狼狈的滚开,抬头回望一只飞禽在半空之中落下,荡起无数的灰尘,也溅起了李竹一身。

    耳边传来似乎很诚恳的道歉声音,正是来自刚刚发出恶意的那几个大汉:“抱歉,刚刚没有看到你!让你受惊了!”

    其余的学生在异常发生的瞬间就躲到了一边去看戏,这种事情插进去可不知是好是坏,更何况李竹一直都属于没有什么太多人缘的家伙,大部分人也只听过他的名字,没法与人对应起来,自然也不会有人上来援了。

    “呸!”李竹吐出了口中被吹进的泥沙,看了看好似温和诚恳的来者,露出了一丝隐含着怒火的话语:“是么?那还真是不好呢!希望你可以管好你的契兽,不然人和兽都分不清了,也不太好!万一被当成侵入的异兽被击毙当场就可惜了!”

    没有理会他李竹站起身来,来到一旁,将身上的灰尘拍落,那个大汉似乎没有听出李竹话里的意思一般,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们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慢慢玩!”

    接着就哈哈大笑的扬长而去,李竹眼中怒火不住燃烧,双拳紧握,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就要出,突然一个人的掌拍在了他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