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二十九章 第一批牺牲者
    ,。

    在丛林之中寻找到一个拥有庇护所性质的所在难不难?

    难!

    可是如果只是渡过一夜的安息之所呢?那就属于接受过一定野外求生教程的都可以找到了。

    尤其是在都随身携带着引火装置的情形下,火堆往往就代表着一片安息之地。

    目前最近的两队人也相隔三四公里,在丛林区茂密的雨林之下,哪怕是漆黑的夜晚点燃了火堆也寻觅不到对方的踪迹,倒是不用担心他们在夜晚里面来一场意外的遭遇战。

    只是很多时候找到了可以休憩的地方,不代表真正就可以休息了,尤其是对那些第一次真正孤身留在丛林内的学员们来说。

    因为人可以休息的地方,也往往代表着动物和异兽也可以停留休憩,越是到了夜晚,这些所在就越是危险。

    不止是有许多的动物会前来寻找休息的地方,无数的丛林之间暗藏的杀也会在这里面等待猎物的到来。

    尤其是在那些猎看来比最愚蠢的猎物还要傻白甜无数倍的学员们,更是上好的猎物!

    一块阴冷的区域,虽然树木颇多,也带有腐臭味道,却奇异的没有太多动物和异兽来往的痕迹,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刚好可以容纳人员休息,周围树木环抱,中间却好似一个天井一般可以抬头看到明月和星辰。

    一道娇巧的人影停留在了这里,在细细观察之后,终于选定了这里作为今夜的安身之所。

    很快就收集到了足够的柴火,用火油引燃,一堆篝火燃起,照亮了她干练充满坚毅神色,却有着精致面庞的相貌。

    她也算是实战课程里面的一朵金花了,毕竟这个课程里面女生报名就不到一半,能够五官精致的就更少了,这位女学员也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照顾,不过这个女孩显然是有着自己骨气的,不但婉言谢绝了,还在张队长的下坚持到了期中考核。

    要知道很多男生都受不了张队长的严苛另寻了其他课程,就可知这位剩下来的女生确实是外柔内刚的类型。

    甚至为了参与考核有意的将自己的长发剪短,就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在丛林之中穿梭。

    作为理论派的代表之一,她这也是第一次真正独身在丛林中游荡,在细心的天性帮助下,居然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也算是让人刮目相看了,只看她身上没有什么杂乱污垢的模样就明白,她是第一天考核中颇为得力的一位了。

    在篝火前烤热了一些干粮,这个坚毅的女孩混着不多的水源咬牙吃了下去,此时她才想明白了张队长让李竹做一顿最后的美餐给他们的用意是何等‘恶毒’。

    强制将味道差距天地之别的干粮吃掉,这个女孩在安息之地周围布满了预警陷阱,又撒上了防止蚊虫的药物,硫磺等物,这才留足了柴火后进入了休憩的状态。

    却不知早有一双隐没在暗处的黄瞳将一切都映入了眼帘,‘嘶嘶’的声响传出,一条黑影在丛林内穿梭,百米开外的那些虫鸣鸟叫被一股无形的威压全部静音,那些女孩特意布置的预警陷阱被其轻巧的游荡避过。

    火红的篝火和休憩的女孩都是它眼中的目标,夜幕下就连一丝其他声音都未有,只有无尽晚风抚动树叶的声响,却恰好的掩饰了进攻者前进的声响,带给了这片场地无比压抑肃杀的氛围!

    缓缓盘踞起来的身躯收缩的肌肉,都代表着无比的爆发力!

    眼中厉芒一闪,‘嘶啊!’劲风穿云,一阵仿佛破布被吹响的声音,一条黑影直接向着篝火飞去,巨大的身影只是一个瞬间就将篝火彻底打散,也让沉睡的女孩被惊醒。

    来不及放出自己的契兽,只见一道带着腥膻的黑影缠绕过来,将睡袋连着人躯死死的缠绕在其中,月光洒落,没有了丛林的遮掩来袭的生物终于显出了它的模样。

    黄褐相间的花纹,阴冷的鳞片,无比的肌肉正在不断的收紧,把这个坚强女生的呼叫都半途断在了口中。

    腥臭的口涎从巨大的蛇口之中流下,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被紧紧缠绕的女生只觉得每一秒钟过后,自己的骨骼便碎裂一部分,破损的骨骼开始刺入血肉,内脏,呼吸被压迫得难以喘气。

    女生绝望的觉得,自己就连求救信号都发布出来了,还有着大好的青春难道就这样葬身于蛇口么?

    巨蛇似乎没有急着下口,欲要彻底勒死猎物。

    然而!

    就在此时!

    她随身的信号弹终于被强大的压力直接挤破!

    一道光束穿过一人一蛇的躯体冲天而起,一道奇异的味道弥漫出来,被巨蛇的口器采集到,垂涎欲滴的它迟疑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放下了紧紧的束缚,将已经无法动弹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的女生丢在了地上,自己往某个方位缓缓爬去。

    一路上不知压倒了多少草丛,这个时刻才能发现,原来这片缺少了树木却又四通八达的空地,正是这条巨蛇有意留出的休憩之所!

    一个人影从背后走出,来到了已然昏迷不醒的女生面前,摇了摇头感慨一声:“本来还挺看好你进入前十的,没想到你自己寻了这么个地方休息,也算是你倒霉了!”

    “那条巨蛇可是连毒液都没有用啊!如果不是因为驯养的记忆牢固,不时还有加强这方面的段,我都不敢蛇口夺食!”

    这个男人苦笑一声:“恐怕它也是发现了我,才一直保留毒液吧!这些培育区的异兽都快成精了,如果还不能被人契约走,就只能放归野生区了!”

    不再多说,看着巨蛇离去的方向,这个男人背起昏迷的女生就向着最近的休息所跑去。

    夜晚是这些培育基地内出来援助的员工最为繁忙的时候,一个两个误入了恐怖异兽地盘而不自知的学员都需要他们的看护,毕竟那些可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敌人,必须有着人员在旁才能以防万一。

    这个睡梦之中被袭击的坚毅女生绝对不是夜晚中第一个被攻击的,而且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夜幕的丛林下,究竟暗藏了多少杀,而那些看似安全得万无一失的地段到底多少是强大异兽的栖身之所,或是它们的猎场,谁也不知道。

    唯一了解这些的人只有掌握着所有数据的张队长,只见他上统领全局的地图上一个个红点黯然消逝,无论是否准备妥当,无论他们是否意志坚强,在丛林之中能够帮助自己的唯有细心再细心,以及可笑却又无比实际的一点点运气!

    当阳光洒落,李竹从梦境中醒来,篝火重新燃起,通讯器上被忽略的闪烁被他点开,看着失败学员的名单,也不禁感慨,只是第一夜就已经有了这么多牺牲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