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三十四章 隐藏的讯息
    ,。

    “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还是不甘心么?”李竹看着露出不甘意味的周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意味。

    周林看着最后一搏也被轻而易举的化解,终于认识到了李竹敏锐的思虑究竟有多么可怕,面色又恢复了苍白的样子,甚至比之前还要惨白许多。

    “不对,‘宝物’!”李竹眼中精芒闪烁起来,终于想通了什么:“我之前就一直很奇怪,张队长给我们的讯息只有每个区域会有三个‘宝物’,却没有透露半点的情报,甚至线索,你这么早就发现了宝物的痕迹,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已经露出颓唐表情的周林此时终于面无人色,彻底失去了精气神一般:“想问什么就问吧!”

    李竹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不急,等老曹和亚盛醒过来再说吧!我还要想通些事情!”

    就在此时,两声呻吟声传来,伴随着喷水的声响,一胖一瘦两个人影睁开了眼睛。

    “哎呀!妈呀!憋死我了!”

    一开口就是熟悉的抱怨传来,不是曹胖子还有谁?

    亚盛支起身子无奈的摇头:“能得救就不错了,我现在四肢还伤着呢!李竹来帮我归位一下啊!”

    “来了,来了!”李竹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这不是怕你没清醒过来,感觉不到位置正确与否么!”

    只听几声清脆的‘咔咔’传出,亚盛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没有药物和食物的补充细胞能量加速恢复,这一时半会的恐怕是难以灵活如以往了。

    曹胖子倒是还好,主要是肋骨崩断了,被李竹矫正了位置后,又唤出了豪狸用黄泥封闭固定好,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硬板,倒是反而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只是翻滚腾跃的时候不能这么用力了。

    两人恢复了行动能力,第一眼就看到了被封闭的两只异兽,还有被锁定了行动力的周林,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接着就有了几分猜测。

    曹胖子是个火爆脾气,见得如此一下就怒气上来了不由怒骂道:“好你个周林,看你受伤我们才出相助的,现在你居然出对付李竹?你有没有良心的?哪怕是考核也不能这么干吧?”

    “好了,老曹!”亚盛拍了拍曹胖子,不过眼神之中显然也十分的不满,怒火在其中燃起却能够克制,当然对于周林的观感也是直线下降了。

    “我....”周林满嘴的苦涩味道,却也无法辩驳。

    沙滩之上一下就陷入了沉默的氛围,似乎觉得耳边清净了不少,一直在沉思中的李竹耳朵动了动,眼神中恢复了神采,看了看场面上的情形,不由问道:“怎么都不说话了?”

    “我跟叛徒,忘恩负义之人没什么好说的!”曹胖子气呼呼的跑到了岸滩的另一边坐下。

    李竹拍了拍头:“好了,没有必要这样,周林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他的身份或者说他的信号弹太尴尬了!”

    “身份?信号弹?”亚盛和曹胖子闻言齐齐对视一眼,显然没有明白其中的奥妙:“什么意思?怎么感觉你进到丛林就变了一个人一样,神神叨叨!”

    “我只是把用在做菜上的仔细用到了考核之中而已!”李竹无奈的摆了摆,然后他看向了一直沉默的周林:“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没有任何线索和情报,你就在一天的时间内寻到了宝物的痕迹,除非你真的是苍天之子,否则这个几率也太微小了点!”

    “要知道培育区可不是寻常的生态模拟园,而是真正靠近野生区却被划出的一个和人类社会缓冲的地带,广袤得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还要大一些。”

    亚盛和曹胖子的眼睛眯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这么广大的区域,丛林,原野,沼泽却有着各自三个的‘宝物’,张队长留下的考核信息却好似笃定我们能寻觅到一样,然而诡异的是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线索!”李竹看向周林。

    “这代表什么?”

    没有得到回应,却让亚盛和曹胖子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要么早就有人得到了其中蕴含的信息情报!”亚盛眼中闪烁着厉芒。

    曹胖子也不甘示弱的说道:“要么就是...这些‘宝物’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宝物!联系到让我们夺取对方的信号弹,可以得到积分的信息,根本就是有意的引导我们夺取他人的信号弹!”

    “是啊!”李竹带着浅笑:“情况显而易见了,所谓的‘宝物’有着极大的可能就是某些特定学员身上的信号弹!”

    “而这些得到特别信号弹的学员,自然也明白自己的不同,遮掩,误导,甚至于利用他人就成了最常见的段了!”

    李竹望向周林:“一开始遇到了罗力,你肯定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所以妄图以宝物线索来稳住他,却不料他本人根本就是一个诱饵,背后还有着两个实战派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根本不和你虚与委蛇,直接动要强拿线索,让你进退维谷。”

    低下了头,周林不甘的说道:“既然都猜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来拿吧!就是又要重修一年了而已!”

    就在兴奋的亚盛和曹胖子准备上前,搜索没有反抗之力的周林全身上下的时候,李竹却淡笑开口:“也未必哦!”

    “什么意思?”两人和周林发出异口同声的疑问,李竹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然后坐到了地上,开始讲述自己刚刚才想通的猜测。

    另一边张队长他们得到了丛林区发现了大洪水的消息,发现没有人员损失后长出了一口气。

    “喂,你们怎么搞的?一点预兆都没有发现,如果真的出现了问题,又是一次大麻烦不知道么?”

    在丛林之中满脸苦色的护卫队成员,无奈的回答着来自张队长的训斥:“我也不想啊,在没有了李竹那臭小子的踪迹之后,我立马开始搜寻,发现红点出现在河流之中,接着就是一场大洪水,完全没有一点预兆啊!”

    “这样么?”张队长摸了摸胡须:“我大概知道了,你给我看紧点李竹,这个臭小子最容易闹出情况了!”

    “明白!”护卫队员发出嘹亮的回答,然后就挂断了通讯。

    只剩下张队长一人在丛林区的某处,思索着:‘这个臭小子究竟有没有猜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