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四十章 叫花之鸡,倒霉的人
    ,。

    见得雉鸡汤炖煮完毕,在场的四人首先就是用纯净后的水源清洗了一下碗筷,将之前烤鱼遗留的味道清理干净。

    然后才在李竹的主持下,一个个好像幼儿园的孩子等待老师分发糖果一般,排着队等待着鸡汤落入中的白瓷碗里。

    金黄色的油脂在可以透底的汤水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香气除了一开始随着白气腾升出来的那一下之外,如今捧到了里反而变得若隐若现。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碗内的模样,一层金黄色的油脂,下面清澈得堪比清水的汤汁,然后就是几块不大,却呈现出白皙颜色的鸡肉。

    李竹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小碟子,放在了几人面前,里面是朝天椒,蒜末,还有一些陈醋和生抽混合而成的调味料。

    “我只在刚才在汤里面放了一点点的海盐,用来提出鲜味,雉鸡肉块是肯定没有什么味道的,如果你们胃口还能再吃,就蘸用这个料吧!”

    陈醋可以促进人的食欲,加速人的消化,李竹这份蘸料其实也蕴含着自有的匠心,应对着三人目前的情况。

    尤其是在他们身带伤势的情况下,食用了烤鱼以辛辣驱除了寒气,然后再使用鸡汤来滋补身体,哪怕没有回复让他们恢复身体上的各种伤势,靠着这一餐的弥补,恐怕也不过是两天的时间,他们自己就能将那些伤患彻底恢复了。

    金色的鸡汤在几人的中颤颤巍巍的左右摇晃,不时的显露出鸡油下清澈汤底的模样。

    只是闻到那不时传出的香气,几个人就已经唾沫横流了,仿佛刚刚已经吃饱的肚子只是幻觉,又开始有了可以吞食一大锅鸡汤的肚量。

    当然这只是幻觉,不过也因为鸡汤的诱惑,让他们身体消解食物的速度快了几分,喝些鸡汤,吃些鸡肉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似乎是在酝酿,又好像是在等待着鸡汤冷却,四人都迟迟没有动静,这让不远处的一个人影显得有些焦躁,他实在是想知道这雉鸡汤究竟有些什么滋味。

    ‘咕嘟’又是一声微不可查的吞口水声响起,让李竹还有周林耳朵一动,不露声色的微微一转身碰了碰瓷碗,几人当即仿佛上紧了发条一般,先后开始品尝里滚烫鸡汤的美味。

    入嘴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烫!

    浓厚的鸡油漂浮在清汤之上,给这些鸡汤带去了一个极佳的隔热层,著名的过桥米线便是利用鸡油保温性极好的这个特点做成的特色美食,而如今他们也又一次领教到了鸡油的本领。

    哪怕是放在外面有了一段时间,又分发到了个人上不短的时间,依旧还是保持着滚烫的温度,鸡油鸡汤在入嘴的瞬间,就让几人的口腔为之收缩,然而很快鸡油的浓香,鸡汤的甘甜就席卷了一切。

    顶着滚烫的温度,几人依然忍不住大口,大口的饮下,仿佛遇到了生命源泉一般,不肯漏出一滴。

    浓郁的鲜汤香气瞬间飘浮起来,笼罩到了周边的一切,在鸡油混着鸡汤下肚之后,那野生雉鸡汤的香气彻底爆发了出来。

    之前因为烤鱼留下的香料味道,酱汁香气顿时被冲散,那种滋润身体的气味,比之前的辛辣更容易让人沉迷,润物细无声的段总是让人越发难以自拔。

    ‘咕嘟,咕嘟’‘哈~’

    抱着瓷碗很快几人就将鸡汤彻底喝了个底朝天,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所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面上显出的汗水和红润色泽,那是一种浑身毛孔都展开,毛细血管疏通之后才会出现的一种酣畅淋漓。

    默契的将瓷碗放下,周林三人将目光看向了那个放在一旁的黑灰色泥团。

    李竹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雉鸡汤内的鸡肉你们都看不上了是吧?就盯着我最后的口粮?”

    “嘿嘿!”曹胖子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你可不能吃独食啊!再说了,我们都只是尝尝,最后还不是给你吃掉?”

    见得周林和亚盛眼中的渴望,李竹失笑道:“你们一人一口,我就只剩下个骨架子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三人还有丛林区那位的火热视线,李竹最后还是向着泥团走去。

    “怕了你们了,说好了!你们三个只能吃一半啊!”

    没有诚意的三人点着头,然后就死死盯着李竹靠近着的那团泥块,谁不知道料理人最喜欢暗藏一,他们留到最后的东西往往才是最好吃的。

    不用想,雉鸡的品质本身就比江团要好一些,再加上烤鱼的做法明显有些破坏了江团的本身滋味,雉鸡的料理法却是在衬托其本身的风采,一上一下高下立判。

    加上前面品尝到了那风味独具,超乎寻常鸡汤鲜美十倍百倍的雉鸡汤,对于眼前泥团内的美味究竟能够多么惊艳,都有着自己的想象。

    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松肉锤,李竹通讯器内可以说包揽了众多厨具调料,这也是为何他无论去到哪里,都有把握做出一顿美味的核心缘由。

    轻轻的开始在泥团周遭敲击着,一团团的泥土开始剥离下来,这个时候诸人才发觉,哪怕是在泥土之中,李竹做出的脚也并不简单,不止是前面放进入的十三香,海盐,花雕酒等物。

    居然还有不少刚刚因为品相不佳而被切掉的蔬菜以及土豆皮等物件,被一层层的分隔在泥土之中,蔬菜的清香混合着泥土内的花雕酒等味道,拨开一层,气味层次的变化就越加的多上一分。

    越是如此越是让人心中好奇内中那团真正的宝物‘叫花鸡’究竟会多么的美味!

    随着泥土内拨开,李竹暗藏的小心思尽皆揭秘,观看着这一切的几人口水开始不住的分泌,本来应该完全满足的三人组,居然依旧显露出一派饥饿如狼的模样。

    就更加不用提躲在丛林区的那位护卫队员了,眼中简直就是满溢着渴望的神色,就在泥团剥尽,露出了荷叶,还有内里锡箔纸包裹的样子的时候,这个人终于忍不住内心魔鬼的嚎叫了。

    心念一动,远处的一处草丛就突然传出了一声震天巨吼,正在剥离叫花鸡的李竹一惊,顿时皮毛紧缩。

    望向声响传来的地方,和几人对视一眼,召唤出各自的契兽,向着丛林内摸去。

    只是一会,似乎就传来了惊叫声,然后躲藏在不远处的护卫队员,脚步利落直接冲了出来,抱起还没拆封的叫花鸡就要离开!

    突然!

    还未落山的夕阳一暗,几个影子团团笼罩住了他...